现在智能出行的大领域已经从野蛮生长到合规经营的阶段,政策制定是必要的,目前即使矫枉过正也可以解。政府在最终社a8effa3d758e13e2362dacfbd709d8db征求意见稿放弃当初传言的“政府指导价”,觉得已经是进步了。

  [辉常道]专车新政的征求意见稿昨天刷爆了朋友圈与微信群,成为业界与百姓津津乐道的话题。这个新政叫做《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这一政策不可谓不严厉,对a0d3996f68170d1c75fb0aaba2057244b130d349aaad4ab1aaddeff1e391平台、车辆、司机都制定了牌照准入制的门槛,虽然对价格用暧昧的“政府指导价或市场调节价”来概括,但实际上规范之后的税务成本与人力成本势必上升,零售价也会上升,廉价专车跟兼职司机就不存在了。

  盘活闲置资源,提高社会效率,这是共享经济的核心观点,具象化就是廉价专车和兼职司机。网络6abac325d8de574bbf8c9cffba636e5e吐槽新政的一个核心思想是“专车新政违背其共享经济的初衷”。但其实交通部的这一新规从头到尾都没提及“共享经济”四个字,在其眼里,专车只是一种高端出租车。关于价格与门槛严厉度的讨上太多了,笔者不加赘述,我们要探讨的106eeb6cc6562009e06a9ca6ce3cd8dc题是:挡在高门槛边界外的形态,只是不提,还是明确扼杀了?

  首先是廉价专车。在文件的最后一条强调了:“私人小车合乘,也称为车、顺风车,是不以盈利为目的,在通勤节假日出行时,由合乘服务提供者事先发布出行计划,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乘坐合乘服务提供者的小客车,不适用本办法。”就是说,预设路线+不盈利的顺风车只是“不提”。它们解决高峰性的弹性增长需求量,某程度上,政府已经多次提倡。

  但不预设路线“滴滴快车”与“人民优步”估计就2c50fb01fe659b26f727fcace42d2ab3戏了,即d7a4cc73f172f8cb896b6cbf6d56d33e这是目户最欢迎的产品形态。

  扼杀它们合适吗?笔者并不完全认同。介乎专车与顺风车之的“廉价专车”其实完全是一种新业态,市场的欢迎程度明其存在合理性。价格与服务质量成反比,人民优步、快车价格低廉,但也有司机不业、服务难统一、动态加价等7831fb205c8c5256d91100d6f135e0d00c01a67dbcfbe010d04d0c1fa985,消费者根据自己的诉求用人民币选择不同区间的产品也是26aa7df14b89c9c7c9fd286d26a9a25e个合理的市行为,并不存在谁恶性竞争消灭谁。

  那廉价专车为什么可以廉价?主要是因为兼职司机。人民优步的司机里会认为自己有全职和兼职,但其实这只是工作市场差异,本质上他们并没有签署劳动合同。

  如果一个平台只是做供需对的信息平台,没司机与车辆成本,是可以0d38d6d69ce8b906b7eaa1863399ad3f廉价的。司机以“多劳多得”的原则赚取补贴,平再通过广销等“二次营销”方式营收,也是合理商业行为。

  新政规定“驾驶员必须与平台签订劳动合同”,这样就没有兼职司机了。目前专车的“第三方人才市场挂靠”司机被收编了,但廉价专车的私车司机处境就尴尬了。

  但政府作为“守人”,除了市场还需要考虑社会因素。目前的主流管理机制主要为事前准入与制定负面清单事后监督两种,面对廉价专车秉承“宁杀错不放过”的原则事前准入亦有其无奈之处。毕竟如果一个兼职司机发生恶性刑事案件,采用负面单的威慑作用有时候无法承担其后果。但另一方面,目前中国失业率正承受巨大压,成本与需求量决定全职司机的供应量有7481b35a6d18a69b5fbc942bbe8d3fc5,兼职这时候可以作为一个缓冲带,523d969df97a8fc835d80d185ca53e90兼职司机亦可能会化社会矛盾。

  1b5a4a36233c986762d823129adda98e,现在智能出行的大领域已经从野蛮生长到合规经营的阶段,政策制定是必要的,目前即使矫枉过正也可以理解。政府在最终社会征求意见稿放弃当初传言的“政府指导价”,笔者觉得已经是进步了。

  南都经济评论员 蔡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