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奔 – 傅爱毛
本文摘要:阿建决定带玉儿私奔。玉儿最后一次问大家的情人:阿建,你已经想好了要带我走吗?阿建回答:想好了。你不会在临外出的最后一刻突然后悔吧?阿建回答:不会。玉儿还是不放心,

阿建决定带玉儿私奔。玉儿最后一次问我们的情人:阿建,你已经想好了要带我走吗?

阿建回答:想好了。

你不会在临外出的最后一刻忽然后悔吧?阿建回答:不会。

玉儿还是不放心,又问道:你真的想抛下你的老婆吗?

阿建回答:我早已不再爱她。你真忍心丢下你的儿子吗?阿建回答:我会寄生活费给他的。

365念书

玉儿想了想,又问道:阿建,你真的会在12月28日晚上8点钟按时赶到火车站吗?需要说明的是:12月8日是玉儿的过生日,阿建和玉儿约定,乘坐当晚8点的火车私奔。

阿建回答:会的。

玉儿又问道:阿建,假如你正要外出的时候,你老婆正好从外面回来了,你如何解决呢?

阿建回答:我会告诉她,我出差。

假如你正要外出的时候,你儿子忽然抓住你的手说,父亲,别走,我自己待在家害怕。

你如何解决呢?www.lz16.cn

阿建回答:我会说,小孩,不需要怕,我不在,你母亲非常快就会回来陪你的。

玉儿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又问道:假如你正要外出的时候,忽然下起雨来了,你如何解决呢?

阿建回答:那我就打上一把伞。

假如不是下雨,而是下了又冷又硬的冰雹,你如何解决呢?

阿建回答:那我就戴上一个铁制的头盔。

玉儿又问道:假如你正要外出的时候,天要塌,地要陷,河要涨,桥要断,那你如何解决呢?

阿建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就不考虑所有地跑出来,紧紧地抱着你。

然后,生则一块生,死则一块死。

玉儿沉默良久,第一千零一次地问道:阿建,你真的爱我吗?阿建回答:爱到想舍弃包括生命在内的所有所有,也要跟你在一块,朝朝暮暮相厮守,生生世世永相伴。

玉儿问完了所有该问的问题,感觉万无一失了,便放心地回家去了。她要打点一下行装,整理一些东西,做出发前的筹备工作。然而,到了12月28日晚上8点钟,玉儿风尘仆仆地赶到火车站时。

阿建却没如约而至。

玉儿耐心地坐在那里等,真到天亮阿建也没出现。玉儿想了整整一夜也想不出来:阿建到底遇见了什么难以克服的问题。她拎着沉重的包裹,一个人回家去了。

将来,玉儿再也没见到过阿建。

不知晓过了多长时间,或许是十年,或许是八年,玉儿与阿建不期而遇了。

玉儿本想不声不响就走开的。

然而,她还是忍不住想问个了解,阿建当年到底遇见了那种情况,才没去赴约的。

她相信,他遇见的肯定是一个巨大的、不可抗拒、不可逾越的障碍。

她平静地问道:阿建,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阿建认真地回答:啥事都没发生。在他要外出的时候,老婆没堵住门,儿子没拉着他的手哭泣。天气十分晴朗,既没下雨,也没下冰雹。

当然,天没塌,地没陷,河水不曾涨,桥梁也不曾断。而且,他也已经打点好了所有些行装,包括钞票、衣服、手电、蜡烛、腰刀、书本、电话簿,氟派酸还有感冒胶囊等。

凡是想到的,都筹备齐全了。

就像大家常说的那样: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然而,出发前十分钟,他突然发现,筹备用来装东西的皮箱的搭扣坏了,无论怎么样都锁不上了。他摆弄了足足一个小时也没能摆弄好。

说到这里,阿建顿了顿。

最后,他无可奈何又无比真诚地说道:玉儿,你是知晓的,我对那些搭扣之类的机械性的玩意儿一窍不通,我总不可以拎着一个敞着口子的烂皮箱去浪迹天涯吧?

玉儿终于知晓了,毁灭掉她伟大爱情的,原来是那该死的皮箱搭扣。

背景音乐:陈洁仪 - 失约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