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主打产品 > 文章列表

许子东:周星驰没白开政协会 收获比谁都多

作者:合肥瑶海区海美电器服务部 来源:www.an128l.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8-04-09 09:44:23
许子东:周星驰没白开政协会 收获比谁都多 凤凰卫视2月26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因为今天咱们终于要聊聊《美人鱼》了,所以呢我请来,人这是科班的吧,北京电影学院著名客座教授刘炎焱。不过他另一个更显赫的身份是什么,是国内某著名二次元视频什么弹幕网站的总编,听说他去当了总编以后,一下子95后增加了很多粉丝,是吧?他据说是被评为北京电影学院最受欢迎的老师,听说是地下学生组织评的。 刘炎焱:我觉得也是。 许子东:这么年轻,客座教授了。 刘炎焱:没有,看着小,看着小。 窦文涛:你实际上是什么年龄? 刘炎焱:这个节目上不让聊这种问题吧,看您这。 窦文涛:现在这个。 许子东:留点骗小女生的。 窦文涛:现在上咱们节目来的女嘉宾都大辣辣,说我今年多少岁,男嘉宾说这不好意思说。 刘炎焱:这个比较核心了这个事儿。 窦文涛:刘老师,刘炎焱到咱们节目来,咱们也应该火一把,应该火五把。因为他这名字加起来是五个火,炎、焱总共五个火。我们凤凰视频我找着了一个挺有意思的,你知道吧?朝鲜的春晚你看过吗?我给你看开头一段,老实讲,我可没有任何讽刺的意思,真的,这开场舞蹈把我吸引住了。而且还这个开场舞蹈还真的证明,不是人多才给人好的感觉,它人不多,但是把我吸引住了,开场这个舞蹈。当然,后来就是主持人一出来,你听着就很熟悉了,你可以看一小段,我先跟刘老师一起观赏一下。咱们评评朝鲜春晚,刘老师刚才在影像上感觉怎么样? 刘炎焱:我觉得挺好的,比我想象中的很不一样。 窦文涛:很不一样。许老师呢? 许子东:朝鲜也过春节啊? 刘炎焱:肯定过啊。 窦文涛:你净关心那些没需要关心的,这世界你还分什么真假,你就是说就完了。 许子东:朝鲜的这个女的呢一度是中国男人的精神食粮,有好几年,几乎是唯一的精神食粮。我那个时候。 窦文涛:唯一的吗?阿尔巴尼亚的呢? 许子东:阿尔巴尼亚太洋了,而且她们那个范模仿不了,朝鲜的这个比较静。我记得我那个时候在工厂里边,有一个老工人表现非常好,劳动又好、觉悟又好,什么都好。后来查出来他有问题,他的工作福利有五张女人的照片,结果一查出来,全是摘苹果的时候。据说他看了七遍,就是看了七遍。你说那年头要没有卖花姑娘,怎么活呀。 窦文涛:我曾经说过,我在丹东的一个餐厅里见过,那也是朝鲜的高干子女才能有打工的机会,当服务员。我真是,我在节目里给大家看过照片,我真是被吸引。你知道吗,她知道害羞,这家伙你现在在大陆不多见了。这个女孩你要跟她,我说跟她照个相,不跟你照相,经理刚一说,你跟客人照个相,不跟你照相。听她那经理就说,他们这,好家伙,这朝鲜这女孩子曾经有过这丹东的老板20万票子人民币拍这,跟我走,看都不看一眼,扬身而去,就走了。 许子东:知道什么道理吧?她们都有情报工作任务的。 窦文涛:对对对,这个人家的事儿咱别管人家的太多,咱们还是管管咱们自己的事情。电影市场他们都说为什么这么长时间,因为这么长时间我们都在放假。《美人鱼》的票房20多个亿,照这个刘老师。 刘炎焱:照30亿去了。 窦文涛:30亿了。 刘炎焱:对,现在几乎肯定是已经要奔30亿去了,星爷一直都是春节档的王者,就是这次再一次证明,这个档期他对于掌控的能力是非常非常强的。 窦文涛:我问你,你去看了。 刘炎焱:我看了。 窦文涛:那么你是因为自己确实个人想去看,还是因为你的工作需要或者是周围人的忽悠,你觉得需要去干? 刘炎焱:都有,都有。我觉得首先像我们这代人,反正星爷的电影嘛,你还是要去看的。但是,我头几天确实买不着票,就整个春节期间我没能够买到一张票。 许子东:满座啊? 刘炎焱:不是,你得预约,然后打,真的就是抢跑,然后确实。 许子东:就是跑到电影院没有票? 刘炎焱:电影院你是肯定别想的,然后你得提前在各大平台上去预订这个票,但是位置也未必好。 许子东:真的? 刘炎焱:对对,很困难,像我这种战斗力比较弱的就很困难,所以只能到春节过完了之后再看。 窦文涛:但是就作为电影学院的教授,你看了你觉得这个电影怎么样? 刘炎焱:怎么说呢,它就是周星弛的电影,就是没有,实际上没有,并没有超出我的想象。然后,因为星爷他一辈子讲的都是一件事,他一直以来的情怀。 许子东:什么事儿? 刘炎焱:就是星爷只讲这一个故事,就是丑小鸭。其实咱们可以。 窦文涛:就是说的�丝吗? 刘炎焱:你可以想想嘛,就是丑小鸭这个故事它所有的重要的元素其实就是星爷的电影。你把这个丑小鸭读透了,就读透星爷了,他没有变化。 许子东:你说的是男的还是女的? 刘炎焱:就是星爷所有的主人公。 许子东:不是,《美人鱼》里边你说的是什么? 刘炎焱:肯定是那个邓超演的那个刘老板,是吧?刘总。 窦文涛:刘轩。 刘炎焱:刘轩,对,刘总。 窦文涛:他不是发了吗?成土豪了吗? 许子东:对呀。 窦文涛:他怎么丑小鸭?他是帅哥啊。 刘炎焱:不是,他最早的它里边有一段回忆吧,是说他小时候原来特别穷,然后家里特别困难,他只不过是,只不过这个故事开始应该说是丑小鸭变成天鹅之后的事儿。然后,这个故事还是一个丑小鸭故事的延续,而且呢。 窦文涛:就相当于那个小女孩,那个美人鱼一开始算不算像是一个丑小鸭呢? 刘炎焱:也可以这么说,但是我觉得它最主要的星爷的投射的,就是他对于他情感的投射其实是在那个刘总那儿。 许子东:这不单是周星弛的故事,这是基本很多香港电影的基本故事,周润发也是,周润发主要的电影都是写一个很穷困的、底层的人,然后怎么(9:12)变成大佬了,到了上层社会,但是他又看不惯上层的社会,最后把它抛弃掉。对不对?很多电影都是这样,这怎么能说是他一个人的故事呢? 刘炎焱:但是星爷对这个事儿呢,就是从他以前的片子,包括你可以看他这个人,他一贯以来做事情的这个轨迹。就是它这个东西对他的影响特别重,因为你周润发的话就是说可能也会拍过类似于你可以归纳到这个主题,但是周润发他并不是所有电影都是这样,周润发人家还拍别的呢。星爷所有的片子都是这么一个主题。 窦文涛:那么好,它作为喜剧片,好笑吗? 刘炎焱:我觉得有一些点吧还是挺有趣的,至少我在电影院里坐着,我周围有很多人在有几个片段的时候笑的是死去活来的。对吧?这个我们不能说,我觉得可能有一部分广大的这个城市中产,然后或者知识分子阶层觉得这个东西不够好笑。那你不能指责说电影院里所有发笑的人就都是说你们是宣传方拉来演戏的,我觉得我那天在的那个场子里应该没有。 许子东:你刚才讲的这个主题的升华使我想起詹姆森(音),(10:34英文)大学的教授,就是后现代主义是他发明的概念。他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话,就是说第三世界国家的文艺都是民族国家的寓言,有这么一个很有名的话,对不对? 刘炎焱:对。 许子东:那如果我们用这个观点来讲,那周润发,包括周星弛的这种底层爆发是香港过去几十年的一个(11:00)童话的话,那么今天这个电影在全中国大卖,是不是说明它也体现了中国目前的某一种促进的象征呢?就是一个底层社会突然爆发,然后要良心发现,克服无边的贪欲这么样个故事呢? 窦文涛:这深了,这不去一下广告不能往下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你看,我是前几天看的,我在香港看的,就都是广州话版的。我当时就觉得呢,也是像你说的一样,有那么三四处,全场好像笑的都不行了,但是基本上没有那么好笑。就是说尤其是第一段有点让人尴尬,就是那个博物馆的那种。因为这老梗啊怎么说是,就好像是咱们说的老版的《射雕英雄传》也不等于你把老版的《射雕英雄传》现在当成新片再放一遍,大家就还会有那个认同。但是你要注意这个周星弛,他反复讲,他是研究观众的,研究观众的。我最近发现在关于他的影评里边,很多人提到一个词叫小镇青年。就是小镇青年是相当的,你知道中国就是说,你看春节他们回乡,很多人写《回乡记》,就是说中国现在是百业都废,但是电影非常红,我进电影院。 许子东:而且四五线的城镇。 窦文涛:对,那么你看上一次《西游降魔》,我有一个朋友也是制片方的人,完了之后请我去看那个场,他当时就打电话问我说,你觉得怎么样?我当时的感觉,我说它还是周星弛的那些个老梗,但是我说说不定票房也会好。因为老梗总有人喜欢,对吧?那么,它这么弄一下,比如说你说点这种比如说什么话,说点女的鸡呀或者什么,或者这个人就是有点黄暴的那种东西。它实际上是说一次,你也笑一次,你对于很多观众来说。所以,我有一个感觉是什么呢?当然它票房都这么高了,我觉得也可以让咱说两句吧,对吧?就是说咱也不能说,星爷,我也是他的粉丝,而且我还了他的电影票,香港一百多块钱呢,对吧?我还了,对吧?所以说,我讲这句话呢可能就把所有人都得罪了,但是我的不一定正确,大家就可能批评我吧。我看完这个,我也得说实话,我的感觉就是周星弛拍了个儿童片,但是中国观众正好没长大,这就是我的一个感觉。就是它的这种,怎么说呢,它这种喜剧,我知道电影院里的那些人他就爱看,你知道就有些你觉得作为我们来看,一个老的方式,一而再再而三的时候,我们可能就觉得没意思。但是,我确实注意到,电影院里的这些很多观众哈哈哈,他们很轻松,他们没有我们这么多负担。 许子东:周星弛做了广东,我忘了哪一个地方的政协委员,他是广州还是什么地方,结果前一阵子我看到报道,有人说他也不来开会,然后也不提案,开会,他不提案,不发言。意思是说他不合格,就是说好像意思是说你周星弛做政协委员。我看了这个电影,我就觉得周星弛政协委员做的好,他虽然不发言,他观察的透。周星弛这个电影证明他对中国今天的官场的尺度、观众的趣味、民众的需要,各种各样的游戏规则,周星弛看得透。 窦文涛:看得透。 许子东:他开政协的会开得比谁都有收获,我个人觉得。 刘炎焱:就我们单纯说创作上讲,创作上讲,其实从《西游降魔》,包括像最早《长江七号》时候开始,实际上周星弛。 许子东:最早是《大话西游》。 刘炎焱:不,我说的是跟大陆,就是跟大陆。就是你能非常清楚地发现,他是在其实就是您讲的这个,他是在慢慢地,他一定是下了工夫的,就是说他研究了中国的社会,中国可能我觉得大陆的很多艺术家或者是很多吃这碗饭的人都没有他这么深入地去研究。他是作为一个,他是一个香港,在一个香港长大的人,然后那么实际上你看这个剧同样是笑,我相信如果你能够在北上广深不同的剧院,不同的这个影院里来看这个剧,研究他的那个笑点一定是有差别的,这都可以写论文。就是说实际上他的用词,包括他那里边,你看有一段什么找你妈、找你妹呀,这种东西我觉得香港的观众可能未必能get到它的点,就是他的语言上。他的语言,他用的很多点实际上他早已经,实际上他已经大陆化了。他加下来做了,就是相当于你大陆的这个涛哥刚才讲的小镇青年这一部分文化,实际上并不是你一线城市、中产阶级这个喜好,杀马特文化,我们叫杀马特文化。实际上很多中国这边的做创作的人并没有深入研究这个东西,而他研究了,那谁研究谁就有收获。 许子东:他比姜文的《一步之遥》要更贴近中国的国情,他研究中国观众的趣味在某种程度上就是研究中国的国情。他知道你们,我话能讲到什么东西,什么东西我是不话,你找不到。假如你作为审片机构的话,你找不到什么可以删的地方,对不对?除非你刚才讲的某一点,他都可以,他看得到哪些地方他可以突破。另外,如果再讲深一点,他也的确有很多原形,他后面可以讲的很复杂,世界上文学作品这个全世界文学里边流传最广的一个模型,有统计的,在全世界的文化里边都有变形的是《灰姑娘》,是辛德瑞拉。然后他们研究了,说辛德瑞拉的故事在日本跟在中国是流传的最弱的,就是在各个民族里边,为什么流传的最弱呢?就是因为“脚”的关系。就是因为在中国的过去这个脚是第二性器官,它这个鞋子跟脚这个细节不宜太突出,就是太突出会伤掉这个主角的身份。你仔细想想这出戏它后面的,它的变形的辛德瑞拉,你看看她这个找到一个大老板,还有正义的目的,对不对?还用她身体,她无形当中,中国人想都不会想到,他就把辛德瑞拉的故事套进去了。另外还有一个中国故事是非常深入人心的,就是许仙跟白娘子,这个人鬼恋在中国文化里边是源远流长,你看这又是一个人鬼恋的故事,看到没有?而且这个男的是弱势的,是道德低的,女的是道德高的,看到女的身体是要害怕的。你看,基本上这是一个许仙的故事的变形。 窦文涛:许老师,你讲这个我很受教育,但是呢可能就是我水平低呀,我老觉得就是你看我就跟你说,我父亲有一种理论,就是我曾经讲过。碰到不好看的节目沉住气,待会儿就好看了。后来我把这个理论,我发现可以用在生活很多方面,你比如我在普洱茶,在红酒很多个门类里我都发现,只要你先入为主,你全神贯注,你认真琢磨其中的事儿,你总能琢磨出。另外,我相信全国八千万古董收藏爱好者他们也能体验这个过程,你知道吗? 许子东:我们对朝鲜春晚都已经体味出来了。 窦文涛:所以我觉得就是你讲的肯定很好,但是它真的是一个好电影吗?我对各种争议采取一种就是模糊的态度。 许子东:这样来说吧,教授在这里,这样说吧,它在它这种类型里边,它算是一个不错的电影,就是这种类型。你不能以另外,比方说你以《苏特拉的名单》来跟它做比较或者你用另外一些经典片来跟它做比较,那不相干。 窦文涛:我不关心道德。 刘炎焱:它是个好生意。你看,我们在学校里面争论了很多南了,就是电影到底是什么,电影是什么呢?你是个艺术吗?你还是一门生意?那么,早年间谁要是敢在,我举个例子,电影学院,谁敢在电影学院说电影是一门生意,直接都不用校方出面,学生就把你轰下去了。但是最近这几年呢,越来越觉得就是说这种声音就开始出现了,因为你中国电影行业发展起来,大家事实证明,它确实是有生意这个属性。实际上刚才涛哥讲的这个特别对,特别专业,抓了一个特别厉害的点,但是你自己没有意识到。就是你刚才说这不是一个儿童片嘛,其实呢从去年的年终开始,当时出了一个片子就是《捉妖记》,其实你把《捉妖记》出来之后的很多质疑拿出来,你发现你把名字一换,你套到这回上面完全可以。但是你不要忘了,这两个片子有一个,除了在这个方面,这两个片子还有一个共同属性,这两个片子全部都是破了纪录的。 窦文涛:对。 刘炎焱:所以我们从生意的角度来说,我相信现在中国所有想要做电影、做文化这门生意的人,很多人都已经注意到了这种巧合,这是什么呢?这实际上可能是一个,我觉得你可以说是PG-13的这种的合家欢题材。然后,幻想类。 窦文涛:总结的有点意思。 许子东:另外它运用现在这个电脑画画的技术来开展人跟其他动物的这种魔幻的故事。 刘炎焱:就是它的题材、体材,包括在制作上,甚至在case上非常像,而且你看那个《捉妖记》,《捉妖记》也很有意思,咱们在喜剧的门类里来讲。你看《捉妖记》的那种表演风格,因为星爷的这个片子在中国纵横了这么多年,影响了一代人。其实《捉妖记》某种程度上讲,它的那个风格是星爷的片子的一种延伸,所以事实证明这种风格是非常硬的,而且呢,说实话去年年终《捉妖记》这个出来之后,我当时我也有的时候接受一些采访,我不敢说太多的话,因为当时我是在看看。但是这次已经可以说了,因为我一直记得有一个,就是有一个阿拉伯谚语,我一直觉得受用无穷,生活各个方面。说这个世界上发生过一次的事情,不一定能发生第二次,但是这个世界上只要发生过两次的事情,一定会发生第三次。 窦文涛:哎哟,你知道,我说这个,我还可以给你引申。就是说非常有意思,过去咱们有一句叫童叟无欺。一个笑话,我听过,我给你讲两个,一个是最近我老爱跟小孩玩儿,拜了很多老师,我觉得儿童真是我的老师。你看,他们的快乐,对吧,他不需要像我们成年人一样,需要什么接吻、性爱,什么体液混杂的脏不唧唧的,就爬虫类的这种快乐,是吧?他就是清纯的快乐,然后你看他永恒的可以笑,你只要跟他说,你放个大屁,哈哈小孩子就笑了,放个拉粑粑,哈哈他就笑了,这是一个孩子的例子。还有一个我听李敖讲过一个英格兰的一个段子,就是说老英格兰的国王跟他的一个大臣,俩人都老了,这个英格兰的老国王就给他讲,重复给他讲一个笑话,一讲这个笑话,这个老大臣就哈哈哈笑的不行了。过了一会儿呢,老国王又忘了,他健旺,忘了,又说了一遍,又说了一遍,这大臣哈哈哈一样那么大笑。后来呢,这个老国王有一天醒过神来了,这笑话好像我刚才讲过呀,你怎么还笑成这样啊?你知道老大臣说什么,老大臣说,哎哟,我也忘了听过了。你看,童叟无欺,我觉得跟你那个有个对应。 刘炎焱:对。所以这个事情。 许子东:看来这样的电影我们还得准备继续往下看。 窦文涛:他说的对,这种就是说精算,我觉得这个周星弛你看香港人都知道,香港人讲究这种烈仔,就是他很烈,你不要跟他讲雅俗,你也不要跟他讲什么高低,他这个做房地产能赚成那样,赚翻了。你就是他这个脑子,他不止只有艺术这一根弦,他还有那根。所以你看他反反复复地讲,就是观众喜欢就行,这个观众是什么人。 刘炎焱:对,顾客嘛。 窦文涛:有的时候我认为评论的人并不真正喜欢作为观众的中国人民,这也没有办法,有的时候因为你怎么只能看这种,一招鲜吃遍天,老是这个。每次哈哈哈笑,但是呢,另外的一些,你比如伍迪·艾伦的喜剧,我估计就没有什么笑点,对吧? 许子东:伍迪·艾伦也是喜剧,人家不一样,你不能以这个来贬低这个,那伍迪·艾伦在电影上比周星弛高。 窦文涛:我决不是贬低。 许子东:那绝对是高。 窦文涛:我决不是贬低,我就是说这个现实如此,就像他讲的,电影是不是一门生意呢? 许子东:是生意啊,是快餐,那还是快餐。 刘炎焱:对艺术家来说他可能不愿重复,但是呢实际上产品是一定要重复的,这就是类型片,这就是好莱坞之所以当时能够制霸全世界,就是它把这玩意儿当个生意。 许子东:对。

企业建站2800元起,携手武汉肥猫科技,做一个有见地的颜值派!更多优惠请戳:黄冈网站建设 http://www.Hgwzzz.cn

上一篇:《旋风十一人》王艺霖李思澄展青春荷尔蒙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