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住,意味着一切
本文摘要:01 知乎上其实有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那样多人开车回家,到了楼下还要在车里坐好久。 有个回答点赞特别高。他说:有时我也不想下车,因为那是一个分界点。 推开车门你就是柴米油

01

 

知乎上其实有如此一个问题:为何那样多人开车回家,到了楼下还要在车里坐好久。

 

有个回答点赞非常高。他说:有时候我也不想下车,由于那是一个分界点。

 

推开车门你就是柴米油盐、是爸爸、是儿子、是老公,唯独不是你一个人;

 

在车上,一个人在车上想静静,抽颗烟,这个躯体是自己。

 

有个女生告诉我,每次和男友吵架了伤心了难过了不怕没去处,油门一蹬四处晃荡。

 

哭一场可以撑半年,然后补个妆回去,厚着脸皮嬉皮笑脸地继续把游戏玩下去。

 

是啊,活着好累啊,天天饰演各种角色忍着脾气面对各种人。

 

不断给自己灌输“成熟”“高情商”的行为准则。

 

若是一个男性,他可能是一个爸爸,一个老公,一个儿子,一个朋友眼里的成功人士。

 

可是只有在车里的时候是他一个人,一个幽暗狭小的空间,一支忽明忽暗的烟。

 

晚上fm主持人轻飘飘的话语,才会叫你意识到“自我”的存在,那种感觉真的非常不错。

 

02

 

成年人的生活里没容易这两个字,有一件事我印象特别深刻。

 

小时候,大家那个城市进驻了第一家肯德基。

 

我爸带我去尝鲜。他给我买了汉堡,薯条,橙汁。作为一个小朋友,这就是生活中最幸福的时刻了。

 

当然,我更不是白眼狼,还是拿着薯条给父亲说:“你尝一下,可美味了。”

 

我爸只不过慈祥地看着我说:“我不饿,你吃就好了。”

 

但一到家,他就热了两个馒头,把昨晚的剩饭吃了。

 

他是饿的。

 

只不过他作为爸爸的身份,无法让他去争夺是我的薯条。

 

过去有张动图流传非常广,在日当地铁里,有一个男生,坐在那里啃着面包,强忍着委屈,眼泪好像就要夺眶而出。哪个也不知晓他出了什么事,但那份心酸,每一个人都理解。

 

哪个身后都有一堆不可说的故事。但他的那身打扮,给他定位了一个体面的身份。

 

这个身份,让他除去忍住不哭,毫无方法。

 

《这个杀手不太冷》里有一句特别著名的台词。

 

马蒂尔德问:“生活是一直这么艰辛,还是只有童年这样。”里昂说:“一直这样。”

 

成年的代价就是会失去自我。

 

由于,大家只能把真实的自己,藏在车里,打开车门走出去,就需要得微笑着面对每个人。

03

 

我有个朋友Amy,是一个特别容易欢脱的女孩。假如一个人有关键字,她的关键字就是笑。

 

特别喜欢讲段子,给大家推荐的电影都是喜剧。

 

即使工作和日常遇见什么问题了,她都特别乐观,致使所有人一有负能量就跟她倾诉。

 

昨天晚上十一点多,她扛着大包小包来找我时,一脸疲惫。

 

她加班非常晚回到家,被房东赶出来了。

 

说租期到了,不租了。

 

为何不提前公告?房东任性。Amy一点招都没。

 

我没见过她这么不快乐的样子,所以都不知晓该如何安慰她。

 

而她却反过来和我开了个玩笑:“你说我这波水逆是否过了点。”

 

她的轻描淡写,让我心里发堵。

 

这个时候,她电话忽然响了。

 

她说:“我挺好的……已经吃过了……工作蛮快乐的……新租的房屋离公司非常近,十分钟就到了……

 

哎呀妈你就放心吧,我都这么大了,能照顾好自己。”

 

接电话的时候,她身上背着的那个大旅游包还没有放下。看着她坚强的样子,我都想哭了。

 

我说:“累了一天,早点睡。”

 

她依然笑嘻嘻地说:“你先睡,我还有个策略明天交。”那时候已经十二点多。

 

我先去睡了。(励志语录网 www.lz16.cn)

 

半夜起来想喝点水,发现Amy坐在沙发上,没开灯,只有腿上笔记本的光印在她的脸上,满脸泪水。

 

我不知晓她如此哭了多长时间。甚至看着她木木的表情,我都感觉,她可能都不知晓自己哭了。

 

一个人最彻底的崩溃,就是如此,无声无息地,毫无生机地默默流泪。

 

这让我想起来,以前看过一个热点微博:“现代人的崩溃是一种默默无言的崩溃。看着非常正常,会说笑、会打闹、会社交,表面平静,事实上心里的糟心事已经积累到一定量了。

 

不会摔门砸东西,不会流眼泪或歇斯底里。

 

但可能某一秒忽然就积累到极致了,也不说话,也不真的崩溃,也不太想活,也不敢去死。”

 

04

 

过去有个文章刷爆了朋友圈,叫《I’mCEO,Bitch》。

 

里面用调侃的语气,说出了不少创业人士的辛酸。我当时把这篇文章,转给了一个创业狗朋友,还没有两分钟他就给我发过来一串哭着的表情,然后发过来一段文章中的话:

 

我睡得像个婴儿,每两个小时就大哭一次。

 

我常常头一天还感觉拥有整个世界,但第二天我会感觉世界正在离我而去。

 

他说,这就是我目前的生活。

 

这个朋友,从来在大家面前,都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充满正能量,甚至,当大家有不痛快,熬不下去的时候,都爱和他聊天,由于他太积极了。

 

可这部分积极的背后,却是头发都快掉光的焦虑,和每晚默默地哭泣。

 

生活中,最恐怖的孤独,不是没人理解,而是让人误解。

 

我有个学长,大学毕业就开始创业。

 

三年之后跟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青年别总是想不开去创业,也别总是自己想当老板,以前总感觉有梦想肯定能靠自己努力达成,目前发现没钱根本没资格谈梦想。

 

天天一睁眼就是房租、水电、物业费,企业的各种开销比想象中大多了。有一次他跟我说,第二天要发工资,没钱,跟所有亲戚朋友借了个遍,他说当老板,最怕的是对不起职员。

 

我还有个朋友,终于在给人打了十年工后。

 

感觉自己筹备好了,可以创业了。找了几个朋友一同开了个广告公司。度过了前三个月蜜月期,有个合伙人,非得说大伙理念不合,要拆伙。本来都是兄弟朋友的,由于利益缘由,撕逼撕到人尽皆知。

 

不只人走了,还把自己管的顾客和团队都带走了。创个业连当年一块尿过炕的哥们都翻脸了。

 

朋友却根本没空难受,还有下个月的工资要发,还要给提供商结账……

 

他需要得快点找新的顾客,资金投入人,给人心惶惶的职员们打鸡血。

 

他想哭,想吼,甚至想和那个哥们打一架,但他什么都不可以做。只能在天天下班后,去家附近的小花园,坐一会,看看大妈大爷跳广场舞,整理好我们的心情,回家笑着面对爸爸妈妈老婆,陪小孩玩。

 

他后来给我说,就是在看大爷大妈跳广场舞的时候,他哭了。由于他看着他们满脸的开心,特别羡慕。

 

他在其他人眼中,是负责的父亲,有担当的老公,孝顺的儿子,赚大钱的老板。

 

但他一个人知晓,他就是一个快被榨干的,面临中年危机的男性,连跳广场舞的幸福都没。

 

每一个人的生活,一直都是困难的。

 

困难在,你明明知晓,真的的自己,早就被这部分社会身份包装到被遗弃,甚至埋葬。

 

但你却没退路,没第二个选择,你只能哭着爬着把那些让人寄予厚望的身份饰演下去。

 

可每一个人,无论爬得多辛苦,演得多艰难,内心深处,还都会有一个微弱到快熄灭的声音,不停地拷问自己: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是身在红尘的体验,还是看破红尘的顿悟。

 

山的那头,有什么?大家只有爬过去才知晓。

 

我特别喜欢一首歌《What’up》有句歌词:25年的生活就如此过去了,我仍要努力去翻越那期望的高山,为了被人生有意义。我不想说,泥沼总会过去,星辰大海在向你招手。

 

甚至,我都不感觉吃苦是有必要的。

 

但,找到生活的意义的时刻,恰恰是在,当你熬过去,撑下去后。

 

可以用上帝视角去审视当年那个奋斗到呲牙列嘴的我们的时候。

 

生活就真的像爬山一样。

 

山脚下的大家,就是小时候,纯真无邪无邪,井底之蛙。

 

爬到半山腰才发现,体力费光,下山已经没路,还恐高不敢回头看;

 

往上爬,手脚并用都不见得能再挪一步。但能爬过去的,就是那些,能挺住的人。

 

挺住,意味着所有。

 

文/刘喜汪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