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联系方式 > 文章列表

作为志愿军伤病员,我是如何撤离朝鲜的|露点仪

作者:合肥瑶海区海美电器服务部 来源:www.an128l.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5-09-18 10:07:58
作为志愿军伤病员,我是如何撤离朝鲜的

[摘要]这次抢运稍有差池,我的后事就难料了!

1951年,我在朝鲜战场,主要参加了两个战役,横城战役和砥平里战役。前一战役歼敌1.2余人,大胜;后一战役我军伤亡数千人,没能实现战役目的。这就是彭德怀说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我在砥平里战役中膝盖骨错位,属轻伤,可以继续战斗;但是部队领导发现我有发c78becc50243ecc77425d70231f03755症状,这就非同小可。古今中外各大战场,常会发生战争瘟疫——— 斑疹伤寒,我军在朝鲜战场,此病已大面积传播,开始症状都是发烧。我所属战俘收容队队长即令卫生员送我去119师卫生部隔离。师卫生部即6abac325d8de574bbf8c9cf51ca264d7aab5afad535cb66429fb842636e5e所属各团在火线上送来的伤病员,把其中尚能行走的人员乘色送离火线。

穿越朝鲜战场

一部大货卡下来,我们50来人上去站着满了货卡,车往北跑。天色渐亮,车中有人高呼:“敌机来了!”司机立马把车停靠路旁山脚下,他下车大喊:“下车上山防空!”话未落,车上伤病员全跳了下来,分头飞跑上山。载我们的汽车同时发动,开走的声音迅速消失,车去远了!

白天来临,早餐的时间过去,午餐的时光已到。我们躲在山上的全体伤病员没进任何食物。部队送我们去卫生部时,没给带米粮,前方太紧缺。卫生部送我们上车时,也没给任何食物。后勤部并不知道我们要走多远路程,反正后方该有吧!?在路上对我们负责的只有司机,他连人带车不跑哪儿去了?如今谁也不知道他回不回来。晚餐时间又过去,空着肚子的我们终于发现,这山头上,根本无人对我们负责。怎么办啊?这是战场,手持武器的敌军随时可以围上来!这一天实在让人惶恐!

天色入黑,山下传来刹车声。接着有人大喊:“快下山上车!”司机在喊我们!他解释,早上汽车要洞穴防空,来不及交代。万一卡车被炸,拿什么运送你们?我们释然!

卡车走了一段路,速度渐慢,终于停下不。发现前面的车望不见尽头,都已停下,堵死了;更糟的是,我们后头的车龙也堵死,进退不得。只要一架敌机出现,车龙必会一锅端。晚点脱身都不行!这司机(他叫小李)赶快下车探路。狭窄土路两旁是宽广坑洼的田垄,并无其它6195997c7cf4ef2cce12710869e295a8。不久小李来上车,他径驶下田垄,冲向与我路平行的26aa7df14b89c9c7c9fd286d26a9a25e条铁路。不行啊!蛮行吗?他说这铁路会交会公路,咱们碰运气,能从那冲出去!

卡车在两条铁轨当中疾驰,在枕木当中忽高忽低劲跳。人在车上狠撞车架!我撞得鼻肿脸。火车正要从后面冲过来,卡车刚好上了前面空荡荡的公路!佛爷保佑,我们命不该!

不久卡车上了山,中途再被迫停下。下车上前看,山路炸塌了半边,余下半边,左侧紧挨垂直的山壁,右侧是深深的悬崖,下面是深不见底的什么江。中间仅容一辆卡车通过,该我们过了。我们全体下车随后走,一位曾当司机在车前手电照着路中心指引。能否过去,得仰仗司机小李,如果汽车右轮压到了松散的浮坭,往右倾翻,就要掉进深渊。运气加小李,成了我们再生的保

终于下了山,前面是一片开阔的原野。开车冲过去行吗?敌机投下了无数照明弹,每隔一段路就在空中挂满一排,地面光如白昼。巡逻敌机发现了汽车就会转圈回来扫射。照明弹熄灭,敌机会补投。等到白天更糟!这时节,我们的小命又交到小李手里。他没犹豫,开车猛冲。敌机临头发现我们,它要转大圈回来才能干我们;小李没叫我们下车躲避,倒是加油继续猛冲,敌机转回来时我们已远离原地。这样敌机老转圈,直把我们送进了前面的大深里,干脆玩盲人摸鱼,美国佬气翻了!我们一个不少地被送到遂安伤病员转运站。

经多个转运站等待接运的卡车,大概过了10天,我们上了夜行火车。白天火车钻洞,我们下车补充米粮;第二晚再北行,天将亮时,过了朝鲜边境满蒲镇。我们醒来惊骇地发现了奇迹!

跨进国门

众人不解地直往外瞧,车外路上,白天里竟有人缓慢地往来走动,还有人骑着自行车哩。我们呆了一会儿,突然都欢呼大叫:“我们回到祖了!”真的明白了,已离开了严禁白天暴露的战场,车厢里炸开了锅!

这里是我国鸭绿江边境小镇安(今集安)。我们的黑皮小货卡列车不久停下,从火线上抢运下来的伤病员分编为10人一组,各安排到当地百姓里吃饭。2de03afaff6f4026e25f0020ffd220121a5d751b238a58ddae749d9d00d32我组的是一位热情的大嫂,她很快上来丰盛味的佳肴(这是部队供应的)。出国作战以来,我们早忘了人世间竟会有这种天国盛宴!接着,列把我们拉到回国第一站:通化陆军医院。我们没有什么护照,没办什么入境手续,不少人还拿着步枪、手榴弹,坐到医院的大堂里,等待领导安排下一步行动

领导来了,是一位协理员。他讲了几句例行的话,表示欢迎。接着就认真起来。他拿出一份公文,板着脸大声朗读:“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高岗令:所有归国军人,不身带何种武器,一律上缴。否则后果自负!”

我们明白:现在管辖我们的已经e9c59d3699670a0d21e6d44c5da3ea2c彭德e3b457d4c4b0d02be52bbabcd98ba4b4,而是高岗。从火线上随身带回武器的伤病员,立刻缴上手中武2b013a33581b085731998d0fe8488fa3。协理员下第二道命令:“随身携带物品,都交医院消毒后发还。”我们行军随身的小铁碗、勺子,即交出消毒。协理员第三道命令:“所有归国军人全体立刻理发!”我们全体轰然欢呼!1255eebec2d40181e1fdc9542be3b035苦战过程,基本上2c50fb01fe659b26f727fcace42d2ab3有理发,头发脏,如同顽童;随手往头发里一抓,就是一把虱子,没完没了,理发越彻底越好。十多个理发员上来,分头动手,动作飞快,不一会儿,一个人就干掉了好几个头颅。事情还未完,协理员又下令:“全都跟我走!”我们跟着他鱼贯而行。在1c7e080dbf98fcb83528896e73e5080c门外,他突然威严地、不可拒地声下令:“全体脱光所有衣物,底裤也不!”这是我参军e7a7b9c1d9282082b7e4fd026109e095头一次接到这样的特殊军令,也只能严格执行!

门打开了,里面很宽敞,容纳了好多巨型洗澡池。这时无须74cefecb2a9fe60e85fe7086b3f73ed1下令,各人头下水。各人衣裤鞋帽统统扔在门外,那些东西在战长期困扰我们无法入睡的贴身原因,尽管我们行军打仗后困乏严重。长期续行6e152e8c082924bbee0721635df0a1259894007b75d6348c9f4f5f7572fad打仗,无水也无时a8effa3d758e13e2362dacfbd709d8db搞卫生。衣裤鞋帽里虱子横行,消灭不尽;这衣物不敢扔掉,游戏博客,后勤绝无替换供应。我们能在风c1739b85fd7ddc1fcd5289236d28efbbe42224d06d2024599a539ce55945b509加的山头上裸体打仗吗?怪不得协员命令众人脱光光时却尽可能远离我们!

我没下水,各池水面都是浮泥污垢。每天前线下来的伤病员批量太多,此前水池已被无数归国军人反复用过。

我走向出口,工作人员给每个出来的人分发新的内外衣裤和帽子鞋袜。全新的军装,可神气了。出第二个口,又分给每个人:全国人民赠送的慰问信、慰问金和礼品。慰106eeb6cc6562009e06a9ca6ce3cd8dc金每人一律旧币五千元(今币五角)。礼品是毛巾肥皂之类,慰问信来自全国各地各阶层,内容都是380fe749cf6ecb8121433d1c469b4506颂“最可爱的人”。

晚饭恢复正常,在战场上缺吃少穿的难堪在此告别。接着被领进病房:宽大的房间,灯光明亮,墙壁雪白,还有高大的玻璃,每人一张铺盖雪白的床。刚从战场下来,我们这些习惯常年饿饭钻洞的人,好像突然变成进住皇宫的显要。

晚上,医生查房,检查每个人的伤、病,他郑重宣告:明早有列车送众人去后方,能够行走的伤病员要准备在早餐后上车。

去陆军医受抢救

下一天接送我们的,不是我们参军后一贯乘坐的黑皮小货卡,是由车改装成的卫生专列。伤病员们每人一床雪白的卧铺。穿白罩袍的女护士们给我们送药、量血压、把脉,帮忙缝补衣物。还唱歌,朗诵魏巍写的“谁是最可爱的人”。列车快速地穿越东北大平原,到了黑龙江省,分别在白城、桃南等地各下去几批伤病员。本车厢的护士通知我们,要准备在泰来县下车。我从未听过泰来是什么地方,要求护士让我在大城市齐齐哈尔下。护士姑娘微笑地说:“泰来要下最后一批人!让火车送你一个人去吗?”

泰来县是中国人民解放军28陆军医院的驻地,它今天雇来的马车,摆满火车站广场,要把下来的全体伤病员拉回驻在本县城的三分院。广场到处飘扬着彩旗,拉上巨幅的横额:“热烈欢迎最可爱的人回归祖国!”、“向抗美援朝的英雄致敬!”广场挤满欢迎我们的人群。临时架设的主席941acc0b6ab904642102329d1543e71c坐上了泰来县县长、记,28陆军医院院长、政委等领导。他们在广场群众暴雷般的掌声和欢呼声稍停后,向我们致欢迎辞。我们每两人坐在一辆马车上听。

马车穿过浮泥很厚的窄路,通过泥浆抹成的两行矮房子排列当中把我们拉到了三分院。工作人员们把我扶进第十连的大院。我房间里是两排可以各睡20人的大通铺。两排通铺当中有一米多的人行道。我的病床就在通铺上。

我觉得浑身极为难受,发烧、呼吸不畅,头晕头疼,脚站不稳。护士找来医生。医生问我“你身上那么多小红点是原有的吗?”我说不是。医生判断我是斑疹伤寒,即令护士们馋扶我进单人病房隔离。此后我昏539a03a8a83e4246093da7c9a224b9d9,大小便失禁,经抢救,大概两个多月后才苏醒过来!

这次抢运稍有差池,我的后事就难料了!


也许您也喜欢:
上一篇:百种受阅官兵服装首次齐亮相 女兵特别紧身|武汉孕妇装 下一篇:浙江抗战细菌战余波70年未平 多方携手救|再见溪谷快播